首页 | 家居生活 | 养生资讯 | 娱乐资讯 | 农业信息 | 戏剧歌舞 | 灯饰资讯 | 教育资讯 | 医药资讯
国际 | 美食资讯 | 动漫资讯 | 航空资讯 | 人工智能 | 农药资讯 | 校园资讯 | 软件资讯 | 小说
首页 > 戏剧歌舞>>武忠:丁老师永留在我们心中

武忠:丁老师永留在我们心中

来源:莎莎网
印象·老师 右二丁果仙 左一武忠

我14岁学戏,在太原市人民剧团训练班学习,三个月后要汇报演出,是留是去,就看演出结束后领导老师们的评判了!

《走山》作为我的首场汇报演出剧目,赢得了所有领导和老师的认同,掌声和赞扬声让我激动不已,但更重要的,是在那天,我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丁果仙老师!后来,她成为我的恩师,引导我走上戏剧道路,我成为今天观众喜爱的表演艺术家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晋剧传承人,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,以及国家和人民给予的许多荣誉和爱戴,都与恩师昔日的教导分不开。老师诞辰一百年,做为学生,我想从自己印象中的几个方面说说我心中的老师,与大家共同缅怀一代晋剧宗师!

初识印象——人穷志不穷

过去艺人都被人看不起,还被叫做戏子。我一是家穷,二是母亲身体不好,来剧团后,一心只是学戏唱戏。丁老师看出我的心理,她对我说,武忠你好好学戏,不要再说你的家穷,这个不是主要的。你把戏学好,你的父母跟着你也高兴,路是人走出来的,我也是苦出身,我连父母都不知是何人。这时我才知,丁老师是从河北卖到山西来的,比我的家还穷,甚至不知自己是谁?但她说,咱人穷志不短,不能有傲气但要有傲骨!

这就是丁老师给我上的第一堂课——学戏先做人,人穷志不穷!从那时起直到现在,我都再没在意过我的贫家出身,再没因经济的困顿而失意不振,因为我深深地记住和印证着丁老师的一句话,人不能有傲气但要有傲骨。

我的丁老师,一个旧社会的艺人能成为一代晋剧宗师、须生大王,正是因为她从没有想过她卑微的出身,没有在意这些身外的东西,而是穷其一生致力于自己钟爱的事业,这是我终身受用不尽的从老师那里继承来的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!所以当我后来和老伴,在饮马河义务活动六年,人们不理解,说现在是市场经济,人家都是想法挣钱?你们咋还这样?我受恩师教诲多年,我也像她一样,是一个要把自己的余生也完全交给晋剧事业的戏剧人,这是一种真正的人生自觉,当然它追求的不是经济价值,而是承自恩师的一种纯粹的精神价值。

印象·老师 《卖画劈门》中武忠饰演白茂林

教戏印象——演人不演戏

我成为太原市戏剧学校的正式学员后,丁果仙是我们的校长。她对戏校的教育非常重视。尽管此时的她在政治上、社会地位上都已是很了不起的艺术大师了,是铺天盖地宣传的须生大王。但从不见丁老师有一点架子,吃饭普通乃家常便饭,穿衣整洁但不求奢华。每天演出任务繁重,但一有空就来学校教戏代课。所以在我们这些学员眼中,她这大师这校长,却比普通的教员还容易接近。

我最幸运。在戏校期间学的几个戏,几乎都是老师手把手,一字一句,一招一式地抠出来的。我珍藏着一幅很珍贵的老照片,就是丁老师教我《劈门》时照的。丁老师演戏非常认真,每演一部戏都要把剧中人的家庭、个性、职业、矛盾等全部搞清楚。她问我,白茂林为什么要劈门?他人慈祥朴实又很有见地,卖画是他的生活也是他的职业,卖出画能生活得好些,但不卖也不会困难到哪儿去。但就是这么一个慈善的老人,最后要劈门?这就是那句话,兔子急了还咬人。胡林抢男霸女,胡作非为,白知道胡是这样人,所以宁肯不卖画也不去你家里。但白中了胡的诡计,他不是杀人的人,他从不作恶不害人,甚至生气了都不知该拿什么来对付眼前的坏人,六神无主时,看见一把菜刀,也许是棍子,总之我不能将女儿送入火炕,宁肯杀你……这就是当时白的思想情绪。剧本讲清了,戏也给你说了,但你自己还要再悟,看你怎么运用戏曲程式和平时观察到的生活细节了……

丁老师给我最大的帮助我感觉不是教会我多少戏,而是帮我打开表演艺术的戏剧之门,让我开窍给我开路。至此,我也才有了悟性,那种突然间的顿悟和豁然开朗,才让我真正领略到传统戏剧的博大精深!

可以这样说,没有丁老师,就没有我们这一批承前启后的晋剧中坚力量,没有丁老师为首的这一批老前辈,就没有今天的我们。现在国家和观众对我们评价很高,博采众长呀融会贯通的,但我们清楚,这是因为前辈给打下的扎实的基础。我们是循着前辈的足迹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的。

生活印象——凡人不平凡

老话儿说,艺人心短。丁老师却从没这个心,谁来都是有求必应。

她能毫无保留地把她所知道的全部教给你。她说琢磨,实际就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,就是台上那一分钟得有台下的十年功。她教你让你去悟但绝不约束你,有时她没说出来但却会启发你的思路,并允许你有自己的东西加进去,给你的舞台表演留下许多可以再发挥相像的空间,籍以充分挖掘演员无限的艺术潜能。从这方面说,我感觉老师不仅是位艺术家,还是位很有远见的教育家,她素质很高、造诣很深、懂得教育,适时留白。

我和慧贞结婚,丁老师亲自来参加,这是对我们青年一辈的爱戴和扶持,虽说她是以校长的身份来的,在婚礼上说的最多的也还是戏,但我们感觉,她就像是我们的一位亲人长者!

文革期间,丁老师受迫害。我们经常偷偷去看她,她总是非常虔诚地说,我是革命的罪人,我不该教坏你们,我给你们传播的是牛鬼蛇神……其实我们什么都知道,但不敢多说。她又说,武忠你学的是周信芳和闫逢春的戏,你又不是我的徒弟,你不用怕。我懂老师的心,她说这些话,是尽力撇清我们和她的关系,不想让我们受牵连。因为那时我们夫妻也因为家庭出身和历史问题过得胆战心惊。我们没有能力帮她什么,但我们知道,她没有罪,她永远是我们最好的老师!丁老师去世后,我手捧遗像为老师迁坟安葬。她去世多少年了,人们只要一说晋剧说须生还是丁果仙。虽说有那么多继承丁老师的后来人,包括我们这些徒弟,都学了她的不少东西,但超脱的很少,甚至可以说没有,真的是无法超越!

我有时就想,丁老师真是个奇人,她没文化,不识字,但她对人物的理解,却非常的到位,是那种一般人难以达到的深层境界。她没文化,演戏却又处处透着文化,并且都造诣很深,演什么像什么!她是个普通人,但很不普通;她是个凡人但又很不平凡。

现代戏《杜鹃山》中武忠饰演雷刚

传承印象——移步不移形

记得那时老师家里养只猫,她会一动不动看猫好久,眼睛,爪子,动作等等……走在街上看老太太走路,她会跟着走,然后学来用在戏里。人们都说我观察生活的能力很强,这就是来自丁老师。以前的我只会模仿,不会充实,不会积累沉淀后拿来为我所用。

学戏前,我在村里就听人说起过丁果仙和张美琴老师。也许是地域性的特点吧,文水人喜欢铿锵刚劲,爆发力强的唱法。所以,在我们这边拿丁和张作比,“张才是舍得发力的好演员!”这就是我在没有见到丁老师前,脑海里仅有的对丁老师的一点模糊概念。但学戏后才感觉,丁老师的唱腔真是好听。是她将韵味、节奏、咬字、人物、情绪等等巧妙融合后,又自成一派的可以品味的韵律,是晋剧唱腔的精髓。乡下人说的“不发力”,用现在的说法,却是我们没文化不懂科学的丁老师自己琢磨出的科学发声。现在那么多人学唱她的唱,可真正她的味儿还是没出来,她的精髓还是没人真正学到。

《走雪山》两句叫板她唱的那个语气,真是催人泪下,真是无人匹敌。《蝴蝶杯》打子唱段,过去现在都有很多人在唱,但都唱不出丁老师这个味儿来,她在戏中用的就是日常家庭中老子训儿的那种东西,她的唱念做表是源于生活,但又高于生活,是提炼后的生活,所以好听好看,被观众接受。

武忠(二)与众弟子演出《徐策跑城》

梅兰芳说,学我者生,像我者死。我由于嗓音条件有限,学了丁老师的唱,但戏路和她不一样,条件没老师好,就走了自己的一条路,但我是移步不移形,传承才创新的,始终是在继承丁老师和张老师的基础上再发展创新的。

时过境迁,演员、观众、语言、音乐、舞台都已大变,但丁老师的光辉却还永照在晋剧舞台上。我更深刻地体味了一句话: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!老师就是这样还活在我们心中,她的艺也永留在我们心中,永远唱响在晋剧舞台上。虽然她经历了戏曲中的悲剧结局,让人泪下。但她一生执着追求的精神却感天动地,人间永存!

上一条:阿根廷接收五架超军旗舰载攻击机 下一条:索尼8月新机或命名Xperia C5 Ultra 主打自拍功能